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4+7”将结束 沈阳、大连最新中选结果“五花八门”

发布时间:2020-03-02 18:31   来源:

  医药网3月2日讯 从目前各地不断传出的带量采购动态来看,2020年药品集采动作的最大不确定性,可能真的会来自于地方政策。而在地方集采的示范效应下,各地集采进展很可能会不断突破之前市场预期,对企业的考验也在不断加大。     第一轮“4+7”试点为期12个月的采购周期即将到达尾声,后续将如何进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地方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会是一个显著的决定因素。     2月27日,辽宁省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网发布了《关于发布并执行联盟地区(辽宁省沈阳市、大连市)药品集中采购结果的通知》,其中明确表示,“沈阳、大连两市‘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结果执行期满后,将统一转换为联盟地区 (辽宁省) 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工作模式。”文件同时公布了一份沈阳、大连两地第一轮4+7集采时25品种的最新中选名单。       E药经理人梳理发现,这一份中选名单并不与联盟地区(辽宁省)中选名单一致,包括正大天晴、山德士、石药欧意、国药容生、国药致君在内的6个曾在全国扩围时中选且选择供应辽宁省的厂家并未中选,而这六个品种有三个是原“4+7”中选产品。此外,也有未在联盟地区任何一省中选的产品入选,结果可谓是“五花八门”。     E药经理人就此拨打辽宁省医保局咨询电话询问原因,对方表示“符合国家政策,综合多种因素考虑。”     据E药经理人了解,随着原“4+7”中选结果执行期满,不少城市开始制定相关政策,但这其中存在诸多不确定性,11个城市的政策或将“各走各路”。      E药经理人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落选企业重夺市场     辽宁省公布的这份最新中选结果名单中,除了有19个产品是原有联盟采购中选且选择供应辽宁省的产品,另外6个产品情况各异,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一是原“4+7”集采中选,但在联盟采购即全国扩围时落选的产品。这样的产品有两个,都来自于浙江京新,分别为瑞舒伐他汀和苯磺酸氨氯地平。     2018年12月,京新药业的瑞舒伐他汀以0.78元/片的价格在“4+7”集采中中选,这一品种为京新的核心品种之一,占营收比重达到20%以上,但市场占比不足10%,“4+7”的结果使得这一产品在2019年上半年销售近4亿,增长16%。但在2019年全国扩围时,面对海正、山德士、正大天晴的围剿,京新药业落选,而三家企业则将这一品种的价格拉到了0.2-0.3元/片的水平。     而辽宁省此次公布的京新的供应价格为0.23元/片,处于联盟地区采购中选价格区间内。京新的氨氯地平的供应价格也处在联盟地区采购中选价格区间内,略高于苏州东瑞,低于重庆药友和国药容生,为0.058元/片。而上述两品种在全国扩围时选择供应辽宁市场的分别为山德士和国药容生。     毫无疑问,京新曾是4+7的受益者之一,2019年上半年京新实现营业总收入18.59亿,同比增长31.92%;实现归母净利润3.26亿,同比增长52.89%。京新药业作为“光脚”企业在“4+7”集采中成功中选3个品种,2019年上半年“4+7”品种左乙拉西坦片销售增长253%,瑞舒伐他汀钙片销售也增长16%。     但在2019年集采扩围时,京新痛失两个品种,引得当日股价跌停。而这一次,利用“4+7”期满后的地方政策,京新再次得到沈阳和大连两个市场。     第二种情况是“4+7”集采和联盟地区集采都中选,但非供应辽宁省的产品,即保住原有市场,“挤走”扩围时供应辽宁的中选产品。这样的产品仅有浙江华海的厄贝沙坦。2018年华海的厄贝沙坦在“4+7”中以0.202元/片的价格中选,随后在2019年的扩围中以0.195久久内在线视频精品MP4元/片的价格再次中选,降幅微小。但在随后的选择省份程序中,最终供应辽宁省的应为瀚晖制药,其供应价格为0.192元/片,两者价格相差极小。但对于为何未选择原本供应辽宁省的厂家,辽宁省医保局工作人员表示是“符合政策,综合多因素考虑”的结果。     包括上述原先供应辽宁市场的厂家未出现在沈阳与大连的中选名单中,上述工作人员委婉表示向企业发过信函,只是部分企业的回函可能不尽如人意。     第三种情况是联盟地区集采中选品种,但非供应辽宁省的产品,也非原“4+7”中选产品,即同时“挤走”扩围时供应辽宁的中选产品和原“4+7”产品。这样的产品有三个,包括京新药业的头孢呋辛酯、赛诺菲的氯吡格雷和厄贝沙坦氢氯噻嗪。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个产品的价格略微高于原先中选供应辽宁省的产品。     这三个产品供应大连和沈阳的价格与其联盟地区中选价一致。其原先未中选“4+7”城市和辽宁省市场,借此机会,进入了沈阳和大连市场,而在联盟地区集采中选择供应辽宁省的石药欧意、南京正大天晴和国药致君则无缘这两个城市的集采份额。     针对沈阳与大连最新的这份中选名单的由来,辽宁省医疗机构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表示,这一结果经过与相关中选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协商。此前,辽宁省曾对集采政策进行解读,但并未明示如何确定试点地区接下来的集采中选品种。     辽宁省医保局此前的政策解读     辽宁省也表示,全国扩围时所有中选品种的生产企业主动申请以中选价格参与辽宁省集中采购的,实行直接挂网采购,鼓励医疗机构在选择非中选药品时优先采购、使用,并表示对于已在辽宁省挂网的其它未中选药品,根据价差实行梯度降价。     值得注意的是,沈阳和大连自3月20日统一执行新的采购结果,合同周期则为9个月左右,目的是为方便这两个城市的集采工作与全省同步。     地方医保局:“灵魂三问”     随着“4+7”试点工作将在三月底、四月初期满,11个城市也都在探索未来的接续计划。沈阳与大连的集采明显为过渡政策,文件也表示,日后全省集采将是“一盘棋”。     但在这一接续过程中,地方政策的不确定却很明显的体现出来。E药经理人获得的另一“4+7”城市的一份文件显示,该城市所在省的医保局出面向“4+7”中选企业征求关于续标的意见,这份文件中该省医保局连发三问:     一.试点中选、扩围中选且选择该省的企业,是否愿意在保证供应的前提下,按照扩围中选药品价格续标?     二.试点中选、扩围未中选的企业,是否愿意在保证供应的前提下,按照联盟地区该省扩围中选药品价格继续供应?     三.试点中选、扩围中选,但未选择该省的企业,且扩围中标价格低于联盟地区该省中选价格的,是否愿意在保证供应的前提下,以扩围中标价格供应该市?扩围中标价格高于联盟地区该省中选价格的,是否愿意在保证供应的前提下,以联盟地区该省中选价格供应该市?如不能供应,请说明能够以什么价格供应。     显而易见,该省的目的是要将价格压到全国扩围的中选价格内。而这样一次续标的过程中,反而给与了一些企业再次获得额外市场的机会,但也引起了一些扩围中选择供应本省的企业的不满。     此次辽宁省对沈阳、大连两市的政策只是地方采购政策的冰山一角。中信建投认为,2020年药品集采最大的不确定性可能就来自于地方政策。     年初国内某市进行的胰岛素带量采购采用的议价规则也引起了业内争议。争议的核心问题在于,此次采购是以降幅而非最低价来确定企业能获得的约定采购量及替代用量。一名参与此次谈判的内资药企负责人表示,根据该省现行中标价,相同药品比较,外企产品价格均高于内资产品价格20%以上,市场份额中,外企占到的份额也超过50%。根据方案规则,若内、外资企业以相同降幅竞争,外资企业获取的市场量将远大于内资企业,这也是争议点之一。     早在2019年10月,国家医保局相关负责人就透露过,带量采购工作将是常态化进行,不仅国家搞,地方也要搞;不单过一致性评价品种要搞,非过评也要搞;不仅多家产品可以做带量采购,独家产品依然可以做带量采购。而在不同的情况下,各地方、各品种将会出现不同的招标规则。     1月份湖南省抗菌药物专项集中采购进入报价环节;2019年12月11日,河北省对15种高血压糖尿病门诊药品进行了集中采购;2019年11月份,江西省宣布要从未通过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对应的通用名药品中,遴选部分临床用量大、采购金额高且竞争较为充分的药品,组织实施带量采购。     纵观地方政策,从治疗领域看,涉及抗生素、降压药、降糖药、PPI等常用药领域;从剂型来看不仅有口服常释剂型,也拓展至注射剂;且地方集采的边界也延伸至了非一致性评价产品;同时,还有部分地区对自费药品开展集采,如河南濮阳,根据全市公立医疗机构上年度药品使用情况,遴选出采购金额高、数量大的200个品种以及基础输液类药品进行集采。在地方集采过程中,药品也有较大幅度的降价,以河北为例,13个拟中标药品在最高限价的基础上降价0.3%~80.4%,平均降价44.5%。     可以看出,在地方集采的示范效应下,各地集采进展很可能会不断突破之前市场预期,对企业的考验也在不断加大。

上一篇:新冠疫情扩散多国首现死亡病例 围堵病毒窗口缩小?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